<var id="ll75r"><acronym id="ll75r"><strike id="ll75r"></strike></acronym></var>
  • <table id="ll75r"></table>
      1. <input id="ll75r"><output id="ll75r"></output></input><input id="ll75r"><output id="ll75r"></output></input>
        1. <var id="ll75r"></var>
              1. 創業頭條
              2. 創業動態
              3. 正文

              數字時代的真正地主,是手機廠商

               2024-04-30 13:23  來源:A5專欄  我來投稿 撤稿糾錯

                域名預訂/競價,好“米”不錯過

              租佃制,一種在封建社會廣泛存在的土地使用和農業經營制度。地主將土地出租給農戶,即佃戶耕種,并收取實物或貨幣作為租金。

              作為誕生自舊社會的生產關系,租佃制毫無疑問是一種殘酷的剝削形式。

              然而隨著歷史的一聲詭異回響,這原本已經消亡的封建制度,在最能代表信息技術革命的互聯網行業,復活了。

              這次它叫:渠道分成。

              分成?吸血!

              在我國,租佃制的出現最早可追溯至戰國時期,在漢代大規模出現,綿延兩千五百年,直至解放后被終結。在西方,羅馬帝國初期也形成了具備類似性質的制度,隸農制(coloni);在中世紀封建制度形成后,極具歐洲特色的各式租佃制不斷涌現,例如法國北部的Métayage,意大利中部的mezzadria,拜占庭的Paroikoi 等。

              國外的類似名詞雖也譯作“租佃”或“佃農”,但在制度上有諸多不同,類似用五等爵翻譯歐洲爵位,對應關系其實并不準確。

              對半均分是很常見的地租率 ?!稘h書·食貨志》記載:“或耕豪民之田,見稅什五”;歐洲情況也大致類似,比如mezzadria就有一分為二的意思。至于更殘酷的三七、二八甚至一九,也很常見。根據《萊陽市志》,1943年,萊陽縣地租率多數為40%,在全國就算比較輕的。

              看著這樣的分配比例,很難不覺得“蘋果稅”與“安卓稅”頗有點“古風猶存”的意思。

              iOS平臺抽傭30%也算人盡皆知,但可能不是所有人都清楚,這種分成機制不是只對付費軟件或游戲內購生效,它覆蓋所有“基于蘋果提供的應用內購買(IAP, In-App Purchase)服務的APP”。

              翻譯成人話就是,但凡你通過iOS支付通道花錢了,蘋果就會抽走30%,這也包括絕大部分形式的增值服務(某些情況會降至15%)。

              這就是為什么有時候同一App在蘋果和安卓上的訂閱服務價格不同,以及很多內容創作者特意強調不要在iOS端打賞的原因。

              至于安卓,國外通常是統一的30%,特殊情況只低不高。到了國內情況就復雜多了,各手機廠商內置的應用商店、第三方平臺,都有自己的一套標準。

              比如華為的應用商店抽成基本在除了教育類應用低10%,各方面基本都與蘋果差不多——除了游戲內購是“見稅什五”:硬邦邦的50% : 50%。

              數字時代的真正地主,是手機廠商

              這并非個例。五五開是目前安卓渠道針對游戲這頭肥羊的普遍標準,不過和蘋果的區別是能談,關于這一點暫且按下不表。

              據說在早期,安卓平臺還有渠道拿七,乃至九的離譜案例——哪怕是奴隸制社會發展出來的隸農制,地主最多也就拿九分之八。

              要知道,渠道抽成是基于流水的,可不管你的開發成本是多少。這無疑給應用程序開發者,尤其是中小開發者帶來了極為沉重的經濟負擔。

              對開發者而言,即使沒有任何額外費用,每1元的成本,在iOS上要賺回1.45元才能回本,在安卓上則是2元,難度直接翻倍?,F實中,發行商以及各類雜項支出的存在,會讓這個難度進一步提高。

              依賴數字平臺的藝術家和創作者也一樣。想想吧,你打賞了中意的抖音主播100塊,有30塊直接就進了蘋果的口袋,抖音都無權染指。假設主播與抖音五五分賬,那實際上雙方拿到的也都只比渠道多一點點,考慮到公會之類機構的存在,最后每一方落到手里的可能都比蘋果少——但蘋果可什么活兒都沒干。

              當年教會的什一稅也只抽十分之一,中世紀早期就被叫黑暗時代了(Dark Ages),渠道商這揮揮手拿走30%的力度,不得叫“最黑暗時代(The Darkest Ages)”?

              別說是普通從業者,愛奇藝、騰訊視頻這些大平臺也頂不住這么抽血。

              就拿愛奇藝來說,2023年會員服務收入總計203億,假設其中20%來自iOS,哪怕按照最低的15%抽成計算,僅這一個渠道就要被吸走6億多元,都夠愛奇藝再拍兩部《仙劍四》了。更何況我這這個計算方法相當粗糙,真實情況只多不少。

              現在你明白為啥訂閱費用越來越貴,可平臺還是很難掙到錢了吧?

              對于用戶嘛,就還是資本主義老一套,承擔一部分抽成帶來的額外成本吧。

              不得不說,渠道分成的商業模式,簡直比租佃制還完美——用戶支付一塊錢,渠道就抽三到五毛,風險全都開發者承擔,而且和耕種土地不一樣,一個應用流水不高不要緊,有高的就行,連時空上的局限性都沒有。

              這種可持續性的竭澤而漁,顯然談不上健康。

              生意做到勢同水火

              古今中外,封建王朝的滅亡總是與土地制度有很大關系。明朝自建立起就有根本性缺陷的土地制度,導致了貫穿國祚始終的社會動蕩;東羅馬帝國普遍的土地兼并造成大量自耕農淪落為依附農,摧毀了帝國的稅源和兵源。

              目前的分成模式,也確實讓開發商和渠道方勢同水火,近年來扯頭花的戲碼頻頻上演。

              微信早在2017年,就因為分成問題暫時關閉過iOS上的打賞功能。

              Netflix和Spotify,甚至直接切斷了iOS端的支付通道,從而將付費用戶引導至網頁端,繞開蘋果稅。

              數字時代的真正地主,是手機廠商
              數字時代的真正地主,是手機廠商

              游戲行業更是戰火紛飛。

              2020年,Epic率先嘗試著在《堡壘之夜》提供第三方支付,游戲被震怒的蘋果直接下架,于是雙方展開了持續至今,從社交媒體到美國法院的全線交火。就在今年3月份初,Epic再次提起相關訴訟,蘋果則順手又封Epic的iOS開發者帳號,看架勢打算既分高下,也決生死。

              《原神》的開發商米哈游也啟動過與渠道商的一場大戰。

              在游戲發布時,米哈游就因分成問題,拒絕登錄國內的渠道服,直到2021年在談判上取得突破后,才陸續登陸小米、騰訊等應用商店,采用三七分賬。

              丁磊則在財報電話會上對渠道分成比例大加批判,直言現狀對產業生態非常不利。網易旗下的《全明星街球派對》更是發表檄文,稱要將原本會被渠道分走的15億返利給所有玩家,典型的將矛盾完全公開化。

              當下手游開發商普遍開發PC客戶端,也是為了繞過抽成。

              在經過一輪又一輪的博弈后,如今的渠道方已經相對降低了身段,主動調降了流水大戶的抽成比例,算是有了些階段性成果。

              但能談不一定全是好事,這意味著規則更加“叢林化”,變成了全看誰強勢,這可能會加速形成強者愈強的排斥性環境,而且給了渠道方不全盤調降分成比例的借口。

              像米哈游這種頭部廠商當然有資本談個好結果,可中小開發者和渠道方的地位就差很多了,不具備這樣的議價能力。

              不只是游戲,有增值服務的應用面臨的困境更甚,且因為它們的流水通常更低,話語權可能更弱。

              且中小開發者的分發能力顯然無法跟大廠相提并論,產品競爭力也做不到那么頂尖。大廠如果談崩了還能直接掀桌子,可高度依賴渠道商的中小開發者,除了躺平認抽外,別無選擇。

              從歷史上看,當封建王朝的稅源逐漸崩潰時,往往會選擇更加殘酷的壓榨自耕農,進一步加速自耕農的破產。

              如果渠道商也想從中小開發者身上補足頭部缺失的份額……那畫面我都不敢看。

              只能說在現行的模式下,中小開發者的生存環境十分惡劣。但基層開發者的多寡,才是決定整個行業生態健康與否,以及創新能力和可持續性的關鍵。

              工信部數據顯示,2018年-2023年7月底,國內市場的活躍APP數量從449萬款下跌到261萬款,四年多減少了42%,情況已經不太樂觀。

              更何況,開發者和渠道鬧矛盾,最受傷的還是用戶。

              舉個不太恰當的例子,暴雪和網易鬧分手又復合,看起來很熱鬧也很滑稽。對玩家而言,價值幾個億的糾紛不容易共情,可真金白銀花錢買的游戲,是真打不開了。

              目前國內的渠道服普遍和官服數據不互通,這導致用戶就像封建時代的農戶一樣,被人身依附關系限制在了渠道服(土地)之上,畢竟真金白銀氪出來的賬號不能說扔就扔,有些時候賬號價值可能比硬件設備都高,手機都不好換。

              更糟糕的是,渠道服不一定參與所有線上活動,甚至有時候軟件版本還會落后于官服,已經是徹徹底底的區別對待。

              一旦渠道服因為某些原因,比如分成問題而關閉,有官服接手就還有機會撈回賬號,可如果沒有,用戶就真成數字流民了。

              大多時候,這種苦一苦用戶的罵名,基本還要廠商來背。

              壟斷數字土地

              開發者與渠道方的不平等關系,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渠道方,尤其是硬件廠商圍繞自家的生態,建立起了一定程度的壟斷,就像地主集團壟斷了土地一樣。

              這一點在生態非常封閉的iOS尤為明顯,對于絕大部分廠商幾乎不存在開發一個iOS版APP,卻能避開蘋果渠道抽成的可能。

              Epic試過來硬的,可惜沒成功。

              這其實就是一種壟斷,開發者又沒有其他渠道可用,“不樂意被蘋果抽成可以不上iOS”這不叫選擇,現實是你上iOS的姿勢蘋果不喜歡,它都可以下架你的應用。

              安卓生態雖然沒有蘋果那么封閉,但國內的安卓渠道商山頭林立,碎得跟神圣羅馬帝國一樣,給廠商帶來了很大的麻煩。

              最典型的就是,由于溝通工作太繁重,開發商需要專門設置渠道經理這樣一個職位,來與各渠道一一就分成等具體事宜進行談判,并在之后維持合作關系。

              如果能像海外市場一樣實現標準統一,別再搞一事一議,至少企業能減少精力的虛耗,而且更加“制度化”、“標準化”的市場,無疑有利長期發展。

              雖然安卓有官服渠道可以躲避“過路費”,但通過官網下載apk自行安裝本身也有門檻。更何況對于廠商,通過買量引導下載所需付出的拉新成本,不是筆小數目。

              從目前的全球反壟斷趨勢看,政府已經開始將渠道商過高的控制力視為了一種不容忽視的問題,認為其在一定程度上開始危害創新,并不利于市場競爭。

              韓國就在2021年率先發難,通過了《電信業務法案》,開始破拆蘋果的“花園圍墻”。蘋果最終同意在韓國開放第三方支付系統,并調降“蘋果稅”四個百分點。

              同年,蘋果也與日本公平貿易委員會達成和解,允許閱讀器類iOS開發者繞開APP Store,開放第三方應用下載,且無需繳納任何傭金。

              但這些只能算小打小鬧,要論整大活兒,還得看歐盟。

              自2020年開始,歐盟就展開了針對大型科技公司的多輪調查,并先后通過了相當嚴格的《數字服務法案》(DSA)和《數字市場法案》(DMA)。態度概括起來就是:這已經不是一般的壟斷了,必須出重拳!

              比如在今年3月4日,歐盟委員會就裁定蘋果濫用其市場支配地位,阻止音樂流媒體服務告知用戶存在非內購方式、有更實惠的訂閱價格,對蘋果公司處以 18.4 億歐元的罰款。

              這還只是前菜。

              2天后的3月6日,蘋果正式推出iOS17.4版本更新,應歐盟要求,將標準費率從30%降至17%,并且開放了第三方應用商店、支持“側載”等功能。

              雖然一切還未成定局,蘋果也表明要繼續上訴,但iOS曾經堅不可摧的“花園圍墻”已經被鑿穿,上演了一場“攻占賽博巴士底獄”。

              美國也沒閑著,從2020年開始頻頻對Big Tech出手。就說在3月,庫克中國行還沒結束,后院就著了火:當地時間3月22日,美國司法部聯合16個州以及哥倫比亞特區對蘋果正式提起了反壟斷訴訟。

              蘋果市值當天蒸發八千億人民幣,這還僅僅是個開始。

              毫無疑問,一場新的全球性反壟斷浪潮已經形成,但中國尚未參與其中。

              對于傳統渠道方,尤其是應用商店背后的手機廠商,流水分成是非常重要的收入來源之一,而且一本萬利,不太可能主動放手。

              國內的監管方在相關問題上仍然相對沉默,且尚未針對性的立法并展開執法,與此同時,中國開發者正背負著在全球范圍也最為沉重的傭金。

              所以主管部門介入,為處于明顯弱勢的開發者爭取權益,推動渠道商建立更健康的經商環境很有必要。這不是針對iOS,安卓的分成比例同樣需要調整。

              十分好笑的是,蘋果就仿佛覺得自己還不夠像“封建領主”,為了應對歐洲方面的反壟斷打擊,彌補自己損失的收益,針對性的設計了兩條新的收費條款:

              數字時代的真正地主,是手機廠商

              在中世紀歐洲,領主為了最大化從領民身上榨取財富,會壟斷領地上的磨坊等生產工具,領民必須支付一定的費用,才能使用。以13世紀英格蘭為例,大約需繳納谷物價值的5%~10%。

              這就是大名鼎鼎的磨坊捐(multure)。

              據統計,在13世紀末期,英格蘭地區的磨坊投資的利潤率約為60%~80%。

              非常巧合的是,據分析師估計,蘋果應用商店的利潤率也差不多能到80%水平。

              如果嫌貴想去隔壁領研磨谷物,請向領主大人繳納車馬費、道路費、過橋費等一系列雜稅。

              只能說像啊,很像啊。

              祖宗之法的終結

              本文不是要寫大字報批判收入分成,而是想指出當下的開發者-渠道商的關系并不健康,商業模式也是有毒的。

              市場經濟下,渠道商提供了服務,就應當收取費用,賺取一定利潤也完全正當。

              但這不等于一方可以利用行業地位或生態壁壘漫天要價,形成對另一方事實上的剝削,哪怕雙方的強弱之勢交換也一樣。

              如果居高不下的分成比例,導致開發者群體進一步萎縮下去,渠道商們不怕走當年拜占庭和大明的老路?

              希望目前針對Big Tech的全球攻勢,也能盡快在國內市場獲得響應,由主管部門推動,建立一個更加開放,分成比例更為合理的應用市場。

              法國大革命摧毀封建制度,路易十六“摸不著頭腦”已經230多年,這祖宗之法,也該變一變了。

              END

              數字時代的真正地主,是手機廠商

              作者簡介

              師天浩,專欄作者、北京五秒科技有限公司聯合創始人、互聯網分析師,已在多家媒體平臺開通專欄;曾在《南方都市報》《計算機應用文摘》《商界評論》《通信信息報》等傳統報刊上刊文。

              36氪2022年優質內容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2021年度人氣作者/2020年度人氣作者;鳥哥筆記2021年度創作者TOP50;百家號匠心計劃創作者;百家號鯤鵬計劃獲獎作者;一點資訊“清朗計劃”首批作者;

              2018年砍柴網年度作者;2017年極客網年度作者;2017年度最具爆發力自媒體;2016年度最具爆發力自媒體獎等榮譽。累計發表文章千余篇。商務合作,請加微信:shiyuanyuan1988

              申請創業報道,分享創業好點子。點擊此處,共同探討創業新機遇!

              相關文章

              • 和有資源的人合作,和沒退路的人合伙

                想要成功的企業,找到一個好的合作伙伴或合伙人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如何找到一個合適的人是每個企業都面臨的挑戰。一句話說得好:“和有資源的人合作,和沒退路的人合伙”,這句話揭示了企業在選擇合作伙伴時需要考慮的兩個關鍵因素。首先,選擇有資源的人作為合作伙伴可以讓企業在業務拓展和資源共享方面受益。比如,一家

              • 做生意最重要的一個概念:流動性

                今天要和大家聊一聊商業領域中的一個重要概念——流動性。在商業領域,如何衡量一個生意的健康狀況?許多人會關注利潤、市場份額等指標,但實際上,衡量生意的最好尺度是流動性。流動性指的是一個生意的資產能夠在多長時間內變現,也就是說,它們能夠被迅速地賣出換現金。為什么流動性這么重要呢?因為流動性可以讓一個生意

              • 創業公司起步階段,如何跟大公司競爭?

                有粉絲問我,創業公司起步階段如何跟大公司競爭?其實在我看來,不僅是創業公司要跟大公司競爭,所有的中小微公司都要跟大公司競爭。怎么跟大公司競爭?我認為最重要的有三點。第一點,IP。創業公司或者說作為中小企業公司,老板一定要做IP,打造自己的超級IP,這是最重要的。因為作為大公司來說,大部分大公司老板都

              • 沒花1分錢,做到年銷1個億,他的方法所有創業者都能借鑒

                永璞是一個咖啡品牌。創業前六年,沒花過1分錢的營銷費用,年銷1個億。他們是如何做到的?看完后你也可以借鑒。第一個階段,找插畫師合作。永璞的創始人侯永璞,畢業于中國美術學院視覺傳達設計專業,是一個創業者,同時又是一位設計師。所以他的朋友圈里,基本都是插畫師、設計師。自己想做咖啡品牌,但是只有30萬的啟

              • 如何搞定群主,讓群主幫你引流?

                橙橙是葵元堂絕技瘦品牌創始人。有一次,她為了引流,花幾千塊錢進入了一個高端社群。進去之后,發現里面全部都是創業者,群里的人天天分享。橙橙想:我可不可以分享?于是她馬上去問群主。群主剛開始不答應,因為她剛剛加入,對社群還不了解,不知道她能分享成什么樣子。但是橙橙不甘心,她拉了幾個人來給她做信任背書,讓

              • 數字時代的真正地主,是手機廠商

                看著這樣的分配比例,很難不覺得“蘋果稅”與“安卓稅”頗有點“古風猶存”的意思。

              • 實體店生意不好做,是直播帶貨造成的嗎?

                有粉絲留言:秦剛老師,針對當下直播帶貨熱潮,您有什么看法?我來說說我的觀點:很多人都覺得生意不好做,特別是實體店的生意不好做,是因為直播帶貨造成的,我認為不是這樣的,我覺得直播帶貨是一種非常好的形式。為什么很多人愿意在直播間買單?很簡單,因為用戶在直播間買單,不是為這個產品而買單,而是為這個人而買單

                標簽:
                直播帶貨
              • 做事糾結的人當不了老板

                有粉絲留言:秦剛老師,有人說做事糾結的人當不了老板,您怎么看?做事糾結的人也能當老板,但是當不了一個好老板,一個好老板做事情真的不糾結。其實,一個好老板至少具備3點要素:第一點:一個好老板的話,他是要一言堂的。做事糾結的人,他老是征求很多人的意見,要做一件事情或者一個決定的時候,征求父母的意見、這個

              • 2024年適合創業嗎?

                有粉絲留言:秦剛老師,你覺得2024年是一個創業的好機會嗎?這個問題問的非常好,2024年是不是一個創業的好機會呢?我覺得分兩類人:如果你沒有錢、在打工,我強烈建議你不要辭職去創業。因為2024年的商業機會及兇險程度,我認為比任何時候都要高。輕易地辭職去創業的話,那很可能一下子把所有的東西都輸掉了。

              • 2024年做生意成功的5大原則

                有粉絲留言:秦剛老師,每個人做生意都有每個人的原則。我看您曾經做過的生意都很成功,那么您認為做生意有幾大原則能保證做生意盡可能的成功?這個問題非常好!我自己對做生意有幾個原則:第一,我們做任何生意都不是單打獨斗,而是需要合伙人,特別是需要股東。這一點其實最重要,就是我們要做一個生意之前,一定要把這個

              編輯推薦